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上海天亮了旧典当是这样渐行渐远的……

时间:2020-02-02 16:07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 点击:
读过鲁迅《呐喊》的人,不会对当铺产生好感。“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—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

原标题:上海天亮了 旧典当是这样渐行渐远的……

上海天亮了旧典当是这样渐行渐远的……

读过鲁迅《呐喊》的人,不会对当铺产生好感。“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—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,年纪可是忘却了,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,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,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,在侮蔑里接了钱,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……”鲁迅说的“质铺”,乃旧时典当业的一种形态。在民国文人的笔墨里,当铺被称作“穷人的娘舅家”,是贫苦大众手头拮据时救急解困的地方。

老上海的典当行,按照当时发行量最大的《申报》描述,一度“像烟纸店一样的普遍”,最多时竟达1000余家。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,典当业受纷乱时局影响,基本处于停顿状态,解放后陆续复业,此时已不满300家。在新政权曙光的照耀下,饱经雨雪风霜的申城典当业何去何从?

取缔?复业?枪炮声中的接管

曾经的上海街头,以丈尺大字在商铺门口墙壁书写的店招有两类:一为当铺之“当”,一为酱园之“酱”。然而,字体标识再硕大,也抵挡不住政局飘摇和经济动荡的冲击。抗战胜利后,国民政府忙于准备内战,滥发纸币,苛捐杂征,四处搜刮民财。1948年金圆券出笼,以1比300万比价兑换日伪货币,币值跌落谷底,金融市场混乱,致使物价如脱缰野马似的暴涨,民众的实际购买能力日落千丈,令人苦不堪言。当铺收进的纸币形同一堆废纸,满期当物增多却无人赎取,出售时也仅能以十之五六的价格“挥泪折售”,好多家底薄弱的当铺遭受打击而陷入绝境,就此大伤元气,一蹶难振。

1949年5月27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大上海,成功接管了事关城市经济命脉的金融行业。对于星罗棋布一般洒满黄浦江畔的典当、钱庄、银行等私营金融机构,究竟是即刻取缔还是逐步恢复?这是摆在新生的人民政府面前的一道选择题。

上海天亮了旧典当是这样渐行渐远的……

民国时期上海马路边当铺林立

早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,毛泽东作出这样的论断:“在革命胜利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,还需要尽可能地利用城市私人资本主义的积极性,以利于国民经济的向前发展。”对此,人民政府会同军管会金融处审势相机,摸底探访解放之初申城典当业的状况。那时,经常出入当铺的群体主要是失业者、小职员、商贩等,求当的原因不外乎长期失业、工资脱期、收入不够维持家用、筹措生意本金等,贫困人士非走投无路、万不得已不会轻易进当铺。上海刚获解放,百废待兴,失业、半失业人群庞大,“因现时尚多升斗贫民,缓急所资需要甚切”,存在依靠典当质押借贷应付燃眉之急的客观需求。民有所呼,我有所应,绝不能把“穷人的娘舅家”的大门给堵上啊!

“富离不开药铺,穷离不开当铺。”相比私营银行钱庄业的监管,政府对典当业采取了较为灵活、宽松的政策。在人民政府的鼓励下,分布在嵩山、蓬莱、邑庙、老闸、虹口等20个市区的当铺纷纷“老店新开”,替新社会劳动人民临时遇急调剂头寸,为新政权稳定经济秩序继续扮演特殊的金融角色。

和煦春风,吹暖了典当业主的心田,令他们重新拾获未来营生的信心。从1898年开始到当铺做学徒的张应礼,在典当领域摸爬滚打了50多个年头,后来自己做老板开设了泰来当铺,并出任上海典当业同业公会理事长,解放后成为上海市典当商业同业公会主任委员,热心操持公众事务,鉴定珠宝别有一功,是圈内响当当的头面人物。人民政府清廉、务实、高效的作风,让阅尽世态炎凉的张应礼感同身受,意气风发。他率领正在“固本复元”的典当同业,提出了“平民为发展生产之主要动力,典当为平民经济之融通本源”的新口号,表示要“一致努力,外以服务平民需要,内以解救劳资失业,亦所以为国家人民发展生产、繁荣经济之一助”。

剥削?惠利?争议声中的改造

从旧时代走来的典当业主,尽管在主动适应新社会,致力于打造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新型服务机构,但唯利是图、背信弃义的经营积习依然难改,个人私利与民族大义、现实利益与社会理想之间的矛盾碰撞无法避免,绝大多数市民对其“剥削”“暴利”的固有标签一时难以揭去。这样的场景并不鲜见:当铺掌柜居高临下,盛气凌人,坐在围栏后面拖着长腔数落着当物:“虫吃鼠咬、光板没毛、破烂棉袄一件———”身无长物的客户不得不忍气吞声。

上海天亮了旧典当是这样渐行渐远的……

旧当铺场景(选自银行博物馆展陈)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